您當前位置:搜股網 >> 要聞 >> 瀏覽文章

張穹:數字經濟在立法上應以鼓勵發展為原則

所屬欄目: 要聞資訊    發布時間: 2018-11-04   文章來源:

數字經濟是時代大潮,已經撲面而來;數字經濟更是未來經濟,空間深遠廣闊。數字治理問題,關系著數字經濟發展的好與壞、快與慢,關系著目前中國經濟發展新舊動能轉換,關系著國家綜合競爭國力,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

中國高度重視數字經濟的發展。2017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要建設網絡強國、數字中國、智慧社會,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發展數字經濟、共享經濟,培育新增長點、形成新動能。” 2017年12月,他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體學習時明確指出,“要構建以數據為關鍵要素的數字經濟”,“加快建設數字中國”。2016年7月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明確要制定促進數字經濟發展戰略綱要。2017年3月,數字經濟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數字經濟在中國已上升為國家戰略,并成為拉動我國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以及產業轉型升級的重大突破口。

中國數字經濟近年來獲得了飛躍式發展。根據《中國數字經濟發展與就業白皮書(2018年)》中的數據,2017年我國數字經濟總量達到27.2萬億元,同比名義增長超過20.3%,占比重達到32.9%。與此同時,涌現出一大批具有較大影響的數字公司,如阿里、騰訊、華為、百度、螞蟻金服、美團、小米、滴滴、、今日頭條等,行業覆蓋廣泛,對國民經濟和個人生活都具有深刻影響。從全球范圍來說,中國數字經濟的發展也是引人矚目的。目前全球前20家互聯企業中,美。國占有11家,中國9家。

在看到發展和成績的同時,我們也要看到困難和挑戰。作為一種新經濟形態,數字經濟的迅猛發展產生兩大治理問題:一是數字經濟沖破原有的和政策框架,新經濟與現規則之間碰撞、摩擦不斷;二是數字經濟一些新現象、新內容缺乏相應規則,法律空白不斷增多。這些問題,對監管者、企業、個人都帶來了新挑戰。對監管者來說,如何在鼓勵創新、促進發展的基礎上,保護好社會公共利益和個人權利,越來越成為一個急迫的任務。對企業來說,如何在突破舊規則的同時主動以負責的態度參與重建新規則,越來越成為一個不可推卸的責任。對個人來說,在享受數字經濟帶來便利的同時,也需要更新一些原有的權利觀念。

數字治理問題,成為擺在我們面前的重大時代課題,需要認真研究,不斷探索。就此,我講三方面意見和建議。

第一,在方面,應以鼓勵發展為原則,同時維護良好市場秩序。

發展是硬道理。沒有數字經濟的發展,數字治理也就無從談起。但是,鼓勵發展并不是放任不管,而是要針對數字經濟的特點,建設良好的市場秩序,促進高質量發展。

鼓勵數字經濟的發展,是時代賦予我們的責任。全球正經歷著又一次科技革命,數字經濟是建立在此次科技革命基礎之上的新經濟形態,它將重塑整個社會、經濟的面貌。數字經濟的發展,將大大提高勞動生產率,更加優化資源配置,為消費者提供更多福利,為社會帶來更大福祉。當前只是數字經濟的序曲,未來隨著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區塊鏈、人工智能等技術發展和廣泛應用,數字經濟的華麗樂章很快就將高速到來。

數字經濟的發展是大勢所趨。我們應該順應歷史發展趨勢,順勢而為,大力鼓勵、促進數字經濟的發展。鼓勵發展,應該成為所有與數字治理相關的法律和政策的總基調、大原則。

維護良好市場秩序,是促進更好發展的需要。不可否認,在發展過程中,出現了一些破壞市場秩序的行為。比如,有的企業利用互聯網技術實施新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有的企業非法買賣個人數據、侵犯個人隱私,有的企業利用網絡侵犯他人的知識產權,等等。對諸如此類的行為,如不及時加以糾正、制止,就會擾亂基本市場秩序,阻礙數字經濟發展。因此,在鼓勵發展的同時,也必須規范不良行為。

第二,在執法方面,應實施包容審慎、謙抑執法政策。

李克強總理曾多次強調,對新經濟要包容審慎。2016年5月,在“全國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電視電話會議”上,他指出,“新經濟發展不同于傳統經濟,要本著鼓勵創新原則,探索審慎監管。”今年9月,在考察市場監管總局時,他又強調,當新業態剛出現還看不準的時候,不要一上來就“管死”,而要給它一個“觀察期”。

實施包容審慎、謙抑執法,是尊重數字經濟運行規律的需要。數字經濟建立在信息技術革命基礎之上,與工業經濟相比較,在運行規律上具有很大不同。比如,數字經濟的重要載體是平臺,在規模方面,平臺與公司具有明顯不同,一般來說,平臺越大越有效率,因為大型平臺意味著大型市場,統一的沒有分割的大市場是有利于資源配置的;又比如,數據是數字經濟最重要的生產要素,因數據而產生的權屬、流動、隱私、競爭等問題,是工業經濟時代未曾出現的,如何處理這些問題需要有新的思路;再比如,由于高頻度創新,數字經濟具有強烈的動態性特征,新產品、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涌現,這也與工業經濟具有明顯不同,監管如何適應經濟的高度動態性,值得認真研究。

在還未對數字經濟運行規律有充分把握之前,實施包容審慎、謙抑執法政策,是必要的、穩妥的。

實施包容審慎、謙抑執法,是培育提升我國國際競爭新優勢的需要。數字經濟代表著未來國家競爭力,各國均高度重視其發展。美。國正在推動數字技術產業從移動互聯網向云計算和人工智能升級,數字經濟規模已超10萬億美元,居全球首位,占GDP比重超過58%。德,國實施“工業4.0”,在國家戰略層面明確了制造轉型和構建未來數字社會的思路。韓國出臺《智能信息社會中長期綜合對策》,布局量子計算、神經形態芯片等下一代數字技術。

從企業角度來看,與發達國家企業相比,中國企業規模仍然偏小。以互聯網企業為例,截至今年10月底,美。國前五大互聯網上市公司(即蘋。果、、谷歌、微軟、臉譜)的總市值約3.8萬億美元,而中國前五大互聯網上市公司(即阿里、騰訊、百度、美團、京東)的總市值約0.83萬億美元。放眼全球,中國數字企業還比較弱小。審慎監管,鼓勵企業做大做強,有利于提升國際競爭優勢。

包容審慎、謙抑執法,也是“競爭中立”原則的體現。競爭中立要求市場環境對所有企業都一視同仁,既不優待,也不歧視。包容審慎、謙抑執法,可以避免對數字企業造成可能的不公正待遇。

第三,在理論研究方面,應抓住機遇,勇于創新,力爭出現理論突破。

與農業經濟、工業經濟一樣,數字經濟需要與它相適應的上層建筑,包括法律和政策。數字治理問題,需要技術、產業、經濟、法律等各個領域的專家學者,從不同角度進行研究。每一個領域的研究,都充滿了廣闊前景和無限可能。這是時代賦予理論研究者的歷史機遇。

在進行數字治理問題研究時,政府、企業、研究機構應密切配合、相互合作、相互支持,這樣才能抓住問題本質,把研究推向深入。在進行數字治理問題研究時,還要敢于突破條條框框的限、敢于進行理論創新。

鐘齊鳴 本文來源:網易財經 責任編輯:鐘齊鳴_NF5619
以上就是張穹:數字經濟在立法上應以鼓勵發展為原則的全部內容。更多要聞資訊,請關注搜股網要聞資訊頻道!
相關閱讀
最新文章
圖文閱讀
贵州快三今天开奖结果
<var id="iw7q7"></var>

<code id="iw7q7"><object id="iw7q7"><source id="iw7q7"></source></object></code>
<listing id="iw7q7"><object id="iw7q7"></object></listing>

<code id="iw7q7"></code>
<meter id="iw7q7"></meter>
<tt id="iw7q7"><button id="iw7q7"><td id="iw7q7"></td></button></tt>
<var id="iw7q7"></var>

<code id="iw7q7"><object id="iw7q7"><source id="iw7q7"></source></object></code>
<listing id="iw7q7"><object id="iw7q7"></object></listing>

<code id="iw7q7"></code>
<meter id="iw7q7"></meter>
<tt id="iw7q7"><button id="iw7q7"><td id="iw7q7"></td></button></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