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搜股網 >> 要聞 >> 瀏覽文章

三年盈利突然轉虧 銀行賬戶被凍結 高能時代恢復上市夢碎

所屬欄目: 要聞資訊    發布時間: 2018-11-04   文章來源:

黃一帆 王方

業績大幅變臉?大股東資不抵債?一直以來業績表現都較為穩定的老三板公司高能時代(400060.OC,證券簡稱“高能5”)正陷入困境。

該股的前身*ST炎黃作為A股市場首批退市公司于2013年3月27日摘牌。進入老三板后,2015年,高能時代收購了華友世紀等八家子公司,期待恢復上市。

在經歷了2015-2017三年盈利后,2018年第一季度突然轉虧,凈利下跌194.43%,此后更是無法按時披露半年報。

“公司這樣的經營業績,至少80%的責任都是他們王家(高能時代實控人)的。”一位華友方面(華友世紀等八家子公司為同一資產包,以下統稱“華友方面”,原為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公司)的管理層人士表示,當初被收購就是寄望高能時代能夠恢復上市,然而就在關鍵時刻,2017年底發生了兩件大事,將中小股東和高管團隊美夢沖碎。

一件是高能時代控股股東高能財富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高能財富”)向弘坤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弘坤公司”)質押了近總股本58.26%的1億股股票,這使得公司控制權產生不穩定因素。

第二件是2017年12月28日,新疆石河子公安局凍結高能時代和旗下子公司銀行賬戶,導致正常業務無法開展。“當時頭就嗡的一聲大了,因為不是司法查封,而是公安查封,大家都覺得我們犯了事兒了。”上述高管告訴記者,賬號被查封以及名聲受損,使得主要客戶為電信、移動等通訊商的高能時代業務無法開展,“整個華友體系都上了電信的黑名單。”

記者了解到,目前,高能時代的第二大股東北,京中企華盛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企華盛”)已經向江蘇證監局提交舉報信。

上述高管透露,目前控股股東方面持有公司股權即將進行司法拍賣,而拍賣一旦啟動,“實控人必然發生變化。”

截至目前公告顯示,高能時代控股股東高能財富面臨超4億的債務。上述高管告訴記者,大股東方面已經無力償還。記者致電高能時代原總裁王少藝,他表示之前已經離職了,對于控股股東的事不方便進行透露。

業績陡降

公開資料顯示,高能時代的前身是江蘇炎黃在線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炎黃在線”),于1987年3月12日在江蘇省注冊成立。2013年,“炎黃在線”退市進入老三板。

2015年,高能時代收購了華友世紀等8家子公司,主營業務轉變為移動增值業務及互聯網娛樂版權內容分銷業務。“在此之前,高能時代一直沒有主營業務,就是一個空殼。為了上市,才把這個資產包裝進來了。”高能時代的一位股東告訴記者。

2015年年報顯示,高能時代2015年實現營業利潤265.23萬元,一改2014年營業利潤為負值的頹勢。而這八家子公司也成為高能時代的核心資產。

此后的兩年時間里,高能時代的業績較為穩定且向好。2017年年度報告顯示,高能時代2017年營收達到2.57億元,同比增長33.03%;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128.28萬元,盡管較2016年同比減少29.75%,但與2015年的275萬凈利潤額相比,仍維持在較高的利潤水平。

“當時看好2016年下半年重新上市,公司也朝著上市的方向努力。2016年時監管也接受了老三板創智的上市申請材料,只不過因為被舉報所以最后失敗。”華友方面高管人士表示,當時內部團隊都朝著上市方向努力,因為大股東承諾有獎金和上市的股權激勵。

然而2018年的業績數據卻讓高能時代重返主板的愿望落了空。

其2018年第一季度報告顯示,高能時代在報告期內實現營業收入2757萬元,較上年同期減少29.28%,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則已出現負值,為-591.85萬元,同比下跌194.43%。

8月21日,高能時代再發公告,稱不能按時披露2018年半年度報告。公告披露,高能時代財務負責人,八家全資子公司財務副總監,在沒有任何審批程序下,擅自計提兩千多萬的資產減值損失,有可能導致公司嚴重虧損,給公司造成重大損失。作為八家全資子公司的股東,在知悉公司2018年上半年虧損后發文要求調研,提供八家全資子公司的財務報表和賬本,八家全資子公司不配合、不提供財務資料,回避集團公司調研和檢查,截至8月17日才提交財務報告,報表顯示2018年上半年虧損3000多萬。

警方介入

高能時代的噩夢開始于2017年年末。當時銀行賬戶被查封使得上述華友方面高管人士記憶猶新,“2017年年底高能時代的銀行賬戶被查封,這就很嚇人了。只有兩三個賬戶還沒被查封,還有一些錢。那時候還可以發發錢,很急的錢。”

公司公告顯示,2017年12月28日,公司部分全資子公司部分銀行賬戶被新疆石河子市公安局凍結。對此,警方未做出官方說明,2018年1月9日,被新疆石河子公安局凍結銀行賬戶的八家全資子公司向新疆石河子公安局發出相關問詢函,至今未收到任何答復。另外,公司募集資金銀行賬戶也于1月12日被新疆石河子公安局凍結,凍結金額達1.1億元。

公告稱,3月22日,公司全資子公司被凍結的銀行賬戶已全部解凍。但截至目前,新疆石河子市公安局還未解封公司募集資金賬戶,也未向公司出具任何書面說明和文件。經公司自查,暫未發現任何違法行為。截至目前,凍結原因尚未明確。

上述高能時代的股東向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此番事頂源于公司現任董事長王儀的弟弟王云。“王云實際上在公司不任職。高能的實控人王清忠九十歲左右了。公司開會有時候王云來,有時候王儀也來,具體職能分工我們也不知道,也不關心。”華友方面高管人士告訴記者,他們得知王云出事是在2015年7月。“當時知道他出事是因為好長時間沒見到,當時華友有個總監想做社區影院,當時王云對這個項目很看好,后來那個總監想推進這個事情,但是發現聯系不到人了。”

高能時代二股東中企華盛方面提供的一封標注為由石河子市公安局經偵支隊于2017年6月19日發給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的關于中止訴訟函中稱:我局立案偵查高能控股有限公司及高能西部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王云與郭某涉嫌挪用資金一案……偵查發現高能控股有限公司持有天辰化工有限公司股權、高能西部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持有天能化工有限公司股權的權屬存在異議,望貴院對上述合同糾紛案件中止審理。

天辰化工有限公司和天能化工有限公司屬于高能時代母公司的子公司,實際上處于高能時代體外。“我們派律師去新疆和警方溝通了,警方沒有給正式的說明,但是口頭上說,凍結高能時代的賬戶是因為資金涉及到贓款。因此我們懷疑上市公司(指高能時代)的大股東是不是有挪用資金和侵占資金的情況,要不然他們查王云,不會查到這邊的資金線索。”中企華盛方面做出上述推測。

上述華友方面高管表示,華友的銀行賬戶被查封,一開始并不知道具體原因。但是當時公司在王云被查后成立過幾個賬戶,這幾個賬戶未被查封,而在這之前成立的20多個賬戶都被封了。

2018年5月3日,公司第九屆董事會第七次臨時會議決議對《關于對新疆石河子市公安局提起行政訴訟的議案》進行審議,議案要求現對新疆石河子市公安局凍結公司募集資金賬戶事宜提起行政訴訟,要求其盡快解封公司募集資金賬戶,恢復公司正常經營,并賠償公司相關損失,以保護中小股東合法權益。表決結果為同意票8票,棄權票、反對票均為0票。“盡管董事會做出了一致的決議,但執行不下去,”上述高能時代的股東稱,“大股東明確以郵件的形式拒絕了,就是不同意蓋章,不同意聘請律師。”

中企華盛在舉報信中稱,“我司曾向高能時代詢問過控股股東股份被司法凍結后公司是否向股東發出問詢函問詢控股股東的違法、債務、訴訟等相關事項及原因,公司回復我司已發出問詢函,但截至目前依然未見任何公司公告。”

此外,炎黃在線曾在2006年年度報告中通過虛增物流代理收入和債權轉讓收入,共虛增利潤229.85萬元,使炎黃在線2006年由虧損變為盈利。而王云作為炎黃在線的副董事長,曾在2012年受到中國證監會的相應處罰。

至于目前公司的董事長王儀,公司方面公開資料顯示,王儀,1959年10月出生,現就職于福建省立醫院,現任公司董事長。王儀系公司實際控制人王清忠先生的女兒,與王清忠是一致行動人。

大股東資不抵債

除了業績下滑,控股股東高能財富所背負的資產債務也已讓高能時代危機四伏。

高能時代5月16日曾發布公告稱,因公司控股股東高能財富的債權債務,其持有本公司1億股股份被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 (2018)滬民初11號司法凍結,占公司總股本58.26%,此次司法凍結系民事訴訟財產保全措施。司法凍結期限為2018年5月9日起至2021年5月8日止。

據統計,控股股東高能財富目前涉及超過4億元的債務訴訟。

2016年7月10日,弘坤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與高能順興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高能順興”)簽訂借款合同,高能財富公司為擔保人。合同約定,弘坤公司向高能順興提供借款金額不超過人民幣4億元,首筆借款金額應高于或等于人民幣3.2億元,借款期限自出借人向借款人每期實際發放借款之日起計算18個月,借款的前12個月,借款年利率為12%,借款的后6個月,借款年利率為18%。2016年7月29日,弘坤公司按約定向高能順興提供借款人民幣3.2億。2016年8月26日,弘坤公司向高能順興提供借款人民幣800萬元,借款期限自實際放款日起計算30天,借款利率為36%。2016年8月26日,弘坤公司再次向高能順興提供借款人民幣3000萬元,借款期限自實際放款日起計算365天,借款利率為12%。

為保證被告一按時償還借款本息,2016年7月10日弘坤公司于與高能財富簽訂《股票出質合同》,約定高能財富將其持有的高能時代的1億股股票及其派生權益質押給弘坤公司,并于2017年12月1日辦理了證券質押登記。

2018年1月31日,弘坤公司通過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起訴,要求高能順興公司償還借款,同時要求高能財富公司作為擔保人承擔償還義務,訴訟標的為4.49億元。案件正在審理中。

2017年7月28日,上。海弘鈦網絡科技合伙企業 (有限合伙)(以下簡稱“弘鈦科技”)與高能財富簽訂了《借款合同》,合同約定,弘鈦科技向高能財富借款金額不超過人民幣4000萬元,借款期限自出借人向借款人每期實際發放借款之日起計算12個月。合同簽訂后,弘鈦科技根據高能財富的指示支付函提供借款總計3400萬元。

今年1月31日,弘鈦科技亦提起訴訟,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于2018年5月20日作出的 (2018)滬0115民初9980號判決被告高能財富應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歸還原告弘鈦科技借款3400萬元,并支付相應利息。

此外,中企華盛方面提供的標注為2016年7月10日的文件顯示,高能財富與上。海弘鈦科技曾有過股權轉讓協議。但此前,高能財富在2015年申請股票定向發行時曾承諾,股票自重新上市三年后不予交易。

2017年7月,高能控股對福建省永安市的智勝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進行增資擴股,完成后,高能控股持有智勝化工52.48%股份。同月4日,永安市公安局對高能財富發去調取證據通知書,要求調取智勝化工于2015年3月10日、12日,出借2200萬元及2015年8月10日,出借1800萬元的記賬資料及相關憑證,以偵辦智勝化工資金被挪用案。

“在新疆的資產已經被凍結了,王云一家在福建永安的投資也遭遇訴訟。現在大股東幾塊主要的資產負債都已經爆了。”上述高能時代的股東說。

11月2日,高能時代仍在定期發布關于重大事項進展的公告,主辦券商也仍在繼續發布高能時代延期恢復轉讓風險提示公告,表示“停牌期間,公司積極籌劃該重大事項。截至目前,由于本主辦券商認為公司已不符合申請重新上市相關法規的要求,但公司尚未申請恢復轉讓,主辦券商鄭重提示投資者注意風險。”

以上就是三年盈利突然轉虧 銀行賬戶被凍結 高能時代恢復上市夢碎的全部內容。更多要聞資訊,請關注搜股網要聞資訊頻道!
相關閱讀
最新文章
圖文閱讀
贵州快三今天开奖结果
<var id="iw7q7"></var>

<code id="iw7q7"><object id="iw7q7"><source id="iw7q7"></source></object></code>
<listing id="iw7q7"><object id="iw7q7"></object></listing>

<code id="iw7q7"></code>
<meter id="iw7q7"></meter>
<tt id="iw7q7"><button id="iw7q7"><td id="iw7q7"></td></button></tt>
<var id="iw7q7"></var>

<code id="iw7q7"><object id="iw7q7"><source id="iw7q7"></source></object></code>
<listing id="iw7q7"><object id="iw7q7"></object></listing>

<code id="iw7q7"></code>
<meter id="iw7q7"></meter>
<tt id="iw7q7"><button id="iw7q7"><td id="iw7q7"></td></button></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