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搜股網 >> 要聞 >> 瀏覽文章

經觀頭條|從“離場論”到“自己人”,民營經濟驚心動魄的50天

所屬欄目: 要聞資訊    發布時間: 2018-11-04   文章來源:

經觀頭條|從“離場論”到“自己人”,民營經濟驚心動魄的50天

宋笛 王雅潔 沈陳

2018年9月12日上午,一篇名為《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應逐漸離場》的署名文章開始在網上快速傳播,其作者為“吳小平”。這篇文章提出的“民營經濟離場論”在輿論場上掀起了波瀾,先后多家媒體發表評論駁斥這一言論,緊隨其后的是高層接連數次的表態。

風起于青萍之末。

潛伏在這些背后的是一系列的資本、實業層面的波蕩。從上半年的債務風險到下半年的股權質押風險,再到不斷在民營企業身上爆出的資金鏈緊張、融資難等問題。一系列市場和政策的變化,在民營企業身上不斷被投射。

高層的信號不斷被釋放。10月19日,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就當前經濟金融熱點問題接受采訪時表示:那些為了所謂“個人安全”、不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的行為,在政治取向上存在很大問題,必須堅決予以糾正。

11月1日,國 家 主 席習 近 平在京主持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此次會議上,習 近 平表示,一段時間以來,社會上有的人發表了一些否定、懷疑民營經濟的言論。比如,有的人提出所謂“民營經濟離場論”,說民營經濟已經完成使命,要退出歷史舞臺;有的人提出所謂“新公私合營論”,把現在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曲解為新一輪“公私合營”;有的人說加強企業黨建和工會工作是要對民營企業進行控制,等等。這些說法是完全錯誤的,不符合黨的大政方針。

大音定民心。至此,過去50天里,一場由民營經濟話題引出的討論和心理風波被劃上休止符。那些經歷了動搖、憂慮甚至懷疑的民營企業家們,再次起步。

風起

2018年9月12日下午,董事長薛向東看到了社交軟件上朋友發來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的題目是《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應逐漸離場》,掃了幾眼后,薛向東關閉了鏈接。

薛向東還尚未察覺到這篇文章在輿論場上引起的軒然大波,“在中國偉大的改革開放歷史進程中,私營經濟已經初步完成了協助公有經濟實現跨越式發展的重大階段性歷史重任。下一步,私營經濟不宜繼續盲目擴大”,作者在該文中這樣寫道。

在這一天稍晚一點的時候,《經濟日報》新媒體號發表了一篇標題為《經濟日報批駁“私營經濟離場論”:對這種蠱惑人心的奇,葩論調應高度警惕》,這篇標題名稱長達30個字的評論署名為“平言”,這是《經濟日報》理論評論部所共用的一個筆名。《經濟日報》創刊于1984年,鄧小平為該報題寫了報名。作者在這篇文章中直斥“私營經濟離場論”為“逆改革開放潮。流而動、企圖開歷史倒車的危險想法”。

薛向東是在遲一些的時候才發現“私營經濟退場論”文章的影響,他開始發現一些朋友在社交媒體上問詢他的態度和觀點,“之后我就發了一個朋友圈作為回應,我始終覺得目前的路非常清楚,沒有什么好動搖、懷疑的”,薛向東回應道。

薛向東是“92派”(即1992年脫離體制下海創業的民營企業家)的一員,已久歷浪潮的薛向東在眼前的這波風浪前維持了冷靜。

浪潮并未完全止于《經濟日報》的評論,在9月下旬,輿論對于人社部有關“職工參與民營企業管理”的誤讀讓輿論持續發酵,伴隨而生的還有關于民營企業黨建、工會問題的討論,風起浪涌直至11月1日,最高層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直指癥結的“這些說法是完全錯誤的”回應,一錘定音。

當天,國 家 主 席習 近 平在座談會上一連用三個“沒有變”和一個“不能變”為所有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吃定心丸。他說:“我要再次強調,非公有制經濟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地位和作用沒有變!我們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方針政策沒有變!我們致力于為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營造良好環境和提供更多機會的方針政策沒有變!我國基本經濟制度寫入了憲法、黨章,這是不會變的,也是不能變的。任何否定、懷疑、動搖我國基本經濟制度的言行都不符合黨和國家方針政策,都不要聽、不要信!所有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完全可以吃下定心丸、安心謀發展!”

浪涌

若是在平時,9月12日的“民營經濟離場論”或許不會引起太大波瀾。但此前發生的一系列事件為這種論調提供了讓民營企業滋生不安情緒的環境。

2018年5月15日,、一北一南兩家民營上市公司相繼發布公告,前者在公告中表示打算發行10億元債券,其中5億元擬用于償還之前的一筆債務,剩余資金擬用于補充營運資金;后者則在停牌10天后披露了一則股權轉讓信息:怡亞通控股擬將13.3%的股權轉讓給深控投——這是深圳國資委下屬的國有資本投資公司。

在這兩則信息披露的當天,并未引起資本層面大量關注,東方園林的股價在當天還微微上漲了2%,五月的上半旬,資本和媒體的注意力被牢牢鎖定在浙江盾安集團,這個龐大的民營集團爆出流動性危機,各項有息負債超過450億元。

然而,僅僅數天后,操盤手們就會因為未能向5月15日的公告投入足夠的關注而后悔。5月20日,東方園林發布公告稱10億元的發債計劃,只有品種一賣出5000萬元,票面利率7%;品種二無實際發行規模。

“這個債還不如一開始就不發,只發了5000萬對企業的信用沖擊更大”,一位地方政府負責人在此后的一次閉門會中對上市公司的債務風波下了這樣一句評論。

并不是所有人都沒有察覺到跡象,一家以上市公司報道為主的新媒體《市值風云》在5月10日的時候發表了一篇關于怡亞通的文章,文章直言怡亞通最大的問題是現金流。這家自媒體研究部負責人對經濟觀察報表示了當時關注到這家公司的原因:怡亞通是一家以供應鏈管理為主的公司,處于上游和下游之間,必然對現金流極為敏感,而市場上的錢正在變得越來越難獲得,“春江水暖鴨先知”。

讓東方園林重新回到聚光燈下的是另一場風波。10月16日,北。京市證監局召開了一次由東方園林債權人參與的會議,會議的主題是希望能夠緩解這家公司的債務、股權質押風險。按照公開資料顯示,至2018年10月17日,東方園林股票質押已經占到了總股本的46.07%,實控人的股權質押問題則更加迫切。

6月14日超過19支股票的閃崩讓股權質押風險迅速提上議程,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顯示,正是在6月,海淀區政府已經開始著手應對這一可能到來的風險。

進入10月受到外圍市場影響,A股的持續下行讓這些措施最終派上了用場。“當前一些民營經濟遇到的困難是現實的,甚至相當嚴峻,必須高度重視。同時,也要認識到,這些困難是發展中的困難、前進中的問題、成長中的煩惱,一定能在發展中得到解決。”習 近 平在11月1日的民營企業座談會中表示。

夜奔

10月28日,中國中小企業協會副會長、溫州中小企業促進會會長周德文趕赴北。京,他要參加一場新書的發布會:全國工商聯原副主席、中國民營經濟研究會會長莊聰生在10月19日發布了一本名為《中國民營經濟四十年》的書籍寫到:“謹以此書,為中國改革開放和民營經濟發展四十年獻禮”。

周德文趕到酒店的時間是夜里11點半,一位從遼寧遠道而來的客人已經等在了這里,在超過4個小時的交流后,客人于凌晨3點半驅車趕回遼寧,一來一回的路程各需要8個小時——這位客人已經進入了征信系統的失信名單,這也意味著他無法乘坐高鐵等交通設施。

這位客人是遼寧一家大型民營企業的掌舵人,在過去的近十年時間中,他對于自己企業的未來充滿信心,一個龐大的商業計劃被快速的推進,巨量的資金源源不斷地被灌入這一構想之中,在經歷了數次擴張后,他的公司已經背負了200億元的債務。“我接觸的一些民營企業已經被債務壓的不行了,他們甚至愿意免費把企業轉讓給別人,然后再從頭干起,只要那個人愿意接手企業的債務”,周德文說。

2015-2016年是民營企業高歌猛進的一年,在去產能的大幕已經拉開的同時,一些企業卻正在快速地擴張著資產規模,如在夜幕中奔跑。

即使是以輕資產和高科技著稱的也不例外,中關村上市公司協會發布的報告顯示:2015-2016年中關村上市公司凈融資額上漲了79%,總資產擴大了80%。“在那兩年,能看到一些企業朋友在不斷拿錢,有的是做轉型、做投資,有的投向了房地產、金融”,薛向東說道。而伴隨資產端快速膨脹的還有企業的負債。“我國民營經濟遇到的困難也有企業自身的原因。在經濟高速增長時期,一部分民營企業經營比較粗放,熱衷于鋪攤子、上規模,負債過高,在環保、社保、質量、安全、信用等方面存在不規范、不穩健甚至不合規合法的問題,在加強監管執法的背景下必然會面臨很大壓力。”,習 近 平在11月1日的民營企業座談會中表示。

信心

在9月12日“民營經濟離場論”出爐以前,中關村上市公司協會秘書長郭偉瓊就發現了其所在的一個社交媒體群被轉發了幾篇有關民營經濟受挫的文章,這個微信群中大部分均是民營企業上市公司董事長。“不能說信心削弱吧,但至少目前有一些民營上市公司負責人感到有些難受,不知道該怎么走”,郭偉瓊說。

10月19日,一家中關村上市公司負責人在政府組織的閉門會議中抱怨了銀行授信的縮減,在2017年其所在的企業尚有數十億銀行的授信,而在2018年已經減少至數億元。

2017年快速推動的金融去杠桿讓一些企業措手不及,在其中,民營企業的感受尤為深刻。2016年,曾有超過18個項目入選了國家一部委的示范項目名單,其中包括數家民營企業,但是在兩年后,實際動工的項目只有9個,由于融資困難,入圍的民營企業項目部分擱置。形成對比的是,入選的國有企業卻能以約為3%的利率從政策性銀行獲得大量貸款。“越是信貸額度緊縮,我們越會擔心風險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優先借錢給地方融資平臺、國有企業是一種比較普遍躲避風險的選擇”,一位地方城商行負責人表示。

“在防范化解金融風險過程中,有的金融機構對民營企業惜貸不敢貸甚至直接抽貸斷貸,造成企業流動性困難甚至停業;在‘營改增’過程中,沒有充分考慮規范征管給一些要求抵扣的小微企業帶來的稅負增加;在完善社保繳費征收過程中,沒有充分考慮征管機制變化過程中企業的適應程度和帶來的預期緊縮效應。對這些問題,要根據實際情況加以解決,為民營企業發展營造良好環境”,習 近 平在11月1日的民營企業座談會中表示。

急援

最近的一段時間,海淀科技金融資本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金科)平均每天都要接觸兩家民營企業上市公司。

海金科是海淀區國資委下屬的投資公司,也是海淀區支持民營企業上市公司紓解股權質押風險的主體,目前負責運營一支總額度在100億元的科技企業發展基金——這支基金從6月籌備,至9月正式成立,成立的目的即為以受讓股權的形式幫助民營科技企業脫困。

進入10月,北。京、深圳、山東等多地以及銀保監會相繼拿出方案,試圖幫助民營企業度過眼前的難關,其中通過國有資產直接購買上市公司股權是普遍采用的措施,北。京、深圳兩地均成立了上百億元的基金為這一做法做好儲備。

如果進行更廣泛的評估,這一支援形式可以追溯至5月15日,深控投對于怡亞通股權的購買可以被視為起點——一位資本市場的人士透露,此前,深圳國資委曾經主動找到怡亞通,希望入股,但是因為價格沒有談妥而擱置;進入2018年由于種種原因,怡亞通開始主動與深圳國資委進行了溝通,并最終推動了5月15日、9月9日深圳國資委的兩次入股。

山東省地方龍頭國企山東國惠投資正在著手鋪墊一次與民營企業上市公司的合作,盡管由于證券市場的相關要求,合作方是誰并未透露。山東國惠投資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于少明表示,這種合作主要是為了推動混合所有制改革,放大國有資本的功能。在他看來,這種合作是雙贏的,不存在“誰救誰”的問題,在民營企業的當前困難情況下,幫助他們,也能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

于少明強調了這一行為的市場性,國資對幫助客體的選擇具有市場化的特征,不存在行政的干預。“如果政府決定了該救誰,那就等于用政府的信用提供了一次背書,這是格外需要避免的”,一位民營經濟研究者點出了關鍵。

如果僅僅是上百億元的資金,或許并不能實質性的解除民營上市公司所面臨的股權質押、債務風險等全部問題。政策的真正目的在于增信:通過國有資本的注入,為特定的民營上市公司增加信用資質,從而提升資本市場、金融機構對于企業的信用評價。事實上,這代表的并不僅僅是簡單為特定的企業增加信用,而是為整個市場注入信心。

“我們強調把公有制經濟鞏固好、發展好,同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不是對立的,而是有機統一的。公有制經濟、非公有制經濟應該相輔相成、相得益彰,而不是相互排斥、相互抵消。”習 近 平在11月1日的民營企業座談會中表示。

一躍

浙江康納電器總經理鄒杰鋒正在為即將到來的“雙十一”備戰,他察覺到了一些發生在今年有趣的現象:在家電領域,低端產品的銷量快速擴張,比如在往年燃氣熱水器銷量要好于價格便宜的電熱水器,而在今年電熱水器的預售卻一馬當先。另外,一些科技公司的家電產品銷量也在快速突進,有些門類已經甩開了在這個行業深耕數十年的傳統企業。“太可怕了,怎么這個世界一夜之間變得扁平化了”,鄒杰鋒感嘆道。他所說的扁平化更趨進于一種集中化,這意味著留給中小家電企業騰挪的空間已經不多了。

一個容易被誤解和忽視的背景是:中國經濟正在經歷一次巨大的轉變,在轉變的當下,諸多問題都逐漸暴露并迫切需要解決。而這對于國有和民營企業都是一致的。

鄒杰鋒的父親是一手創建了帥康集團的鄒國營,在2016年年底,帥康集團75%的股權出售給了上市公司。“他是感覺到了一些跡象了,原有模式發展的空間越來越窄了,而要建立新的模式,難度幾乎就等于要重來”,鄒杰鋒說道。

并不是每個民營企業家都具有鄒國營這樣對市場的敏感度,在2015年-2016年的擴張之中,一些民營企業家仍然認為可以通過擴大資產規模和產能為舊模式延續生命,盡管在2015年甚至更早,這樣的模式已經注定了走向終點的命運—— 一個關鍵的數據是,A股主板上市公司的ROIC(資本回報率,用以反映包括股權、債券在內各項資本的回報率)已經連續4年下滑,在2015年僅為1.9%。

“過去的兩年,我的一些朋友拿了很多錢,在建廠擴大產能,有些廠修好了沒有多少訂單,有的廠修了一半,就停了下來”,鄒杰鋒說道。

鄒杰鋒一手創建的康納選擇了和帥康完全不同的路線,康納并不從事生產,而只是進行家電核心零部件的研發。迄今為止,這家尚且年輕的企業已經獲得了超過30個專利。“我還是挺有信心的”,鄒杰鋒說。

盡管受到了干擾,信心依然隨處可尋。中關村上市公司協會的報告顯示,盡管存有危機,2018年上半年中關村境內上市企業的利潤、營收依然保持了兩位數的增長。

回歸正軌的跡象正在顯現,11月1日召開的民營企業座談會提出了一系列幫助民營企業解困的措施,其中包括減輕企業稅費負擔、解決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營造公平競爭環境、完善政策執行方式、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系、保護企業家人身和財產安全等六個方面。

“所有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完全可以吃下定心丸、安心謀發展”,“我國民營經濟只能壯大、不能弱化,不僅不能‘離場’,而且要走向更加廣闊的舞臺。”習 近 平在11月1日的民營企業座談會中表示。

周德文在今年上半年見到了南德集團前董事長牟其中,牟其中興致滿滿的向為周德文展開了一幅新的商業畫卷,這其中包括南德學院和一個龐大的支持年輕人創業的商業計劃。

即使已經在牢獄中度過了18年,這位中國第一代民營企業家信心猶在。“他還是很有信心,一方面是來源于新的商業計劃,另一方面則是此前的案件有了轉機”,周德文表示。

2018年10月9日,最高法院就牟其中案已經裁定,該案由最高法院提審;再審期間,中止原判決的執行。

從9月12日“民營經濟離場論”登場,到11月1日,最高層給民營企業家吃上“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我們自己人”的“定心丸”,這期間的50天里,中國股市出現了兩次明顯的大漲。

第一次是在10月19日,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接受媒體采訪,他回應所謂“國進民退”論調稱:“這既是片面的,也是錯誤的。”當天,滬指大漲2.58%,深成指大漲2.79%,創業板大漲3.72%。

第二次是11月2日,當天,滬指漲2.70%,深指漲3.96%,創業板指數漲4.82%。兩市所有板塊集體上漲,超3300只股票上漲。

以上就是經觀頭條|從“離場論”到“自己人”,民營經濟驚心動魄的50天的全部內容。更多要聞資訊,請關注搜股網要聞資訊頻道!
相關閱讀
最新文章
圖文閱讀
贵州快三今天开奖结果
<var id="iw7q7"></var>

<code id="iw7q7"><object id="iw7q7"><source id="iw7q7"></source></object></code>
<listing id="iw7q7"><object id="iw7q7"></object></listing>

<code id="iw7q7"></code>
<meter id="iw7q7"></meter>
<tt id="iw7q7"><button id="iw7q7"><td id="iw7q7"></td></button></tt>
<var id="iw7q7"></var>

<code id="iw7q7"><object id="iw7q7"><source id="iw7q7"></source></object></code>
<listing id="iw7q7"><object id="iw7q7"></object></listing>

<code id="iw7q7"></code>
<meter id="iw7q7"></meter>
<tt id="iw7q7"><button id="iw7q7"><td id="iw7q7"></td></button></tt>